首页 合肥商报正文

亚坤夜读丨凭楼千载舞凉风(有声 )

原标题:亚坤夜读丨凭楼千载舞凉风(有声 )

亚坤夜读丨凭楼千载舞凉风(有声 )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标签。

只要漫步岳阳楼头,总能感受到一股悠悠清风,饱蘸着唐风宋韵,凌越千年的岁月风云,轻轻地向你袭来。无论春风得意也好,无论愁肠满腹也罢,此时你都会突然觉得,天地之间充盈着一瓣心香。甚至用不着细闻,你就会觉得那是一股时淡时浓的酒的气息,仿佛已经弥散于整个天地之间,那么的酣畅淋漓,那么的不羁与狂野,让你不知不觉之间也成为了一个酒与诗的舞者。因为那是属于李白的,带着无与伦比的阳光气息,具有笑傲世间一切风云的力量

李白是属于历史的,文化的,中国的,世界的,当然也是属于湖南的,岳阳的。不知是因为一种怎样的机缘,这位一代诗仙一生先后6次到过岳阳,留下了20多首诗作。

尽管不是每次的具体时间都是那么的明晰,但唐肃宗亁元二年(公元759年)的那一次,永远地载进了岳阳的文化史册。这一次,始终自信“我辈岂是蓬蒿人”,毕生希望“大鹏一日同风起”,无比渴望建立不世功业的李白,遇到了生平最为惨痛的打击。安史之乱发生后,李白以为自己一直以来苦苦追寻的建功立业的机会已经到来,兴致勃勃地参加了永王李璘的平叛部队。谁曾想永王刚愎自用,想与哥哥肃宗李亨一争天下,结果兵败被杀。李白作为伟大的吹鼓手,11首《永王东巡歌》唱彻寰宇,此时自然脱不了干系,被罚流放夜郎。

理想被残酷的现实无情粉粹,并且险些搭上老命,这在一般人来说,不说是要死要活,至少也得是心灰意冷,郁郁残年。但李白就是李白,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的阳光个体,丝毫不顾自己已经是老迈之身,听到幸遇赦免的消息之后,竟然欣喜欲狂,写下了那首著名的《朝发白帝城》。那种轻快飘逸,那种奇思妙想,那种壮丽奇绝,让人读之精神焕发,灵魂飞动,以至很多年以来一直被误读为是他的青春放歌。并且一路高歌而下,沿长江到岳阳楼畅游,在此一气写下了传世名作《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五首》、《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和《与夏十二登岳阳楼》等诗。

且不说“日落长沙秋色远,不知何处吊湘君”的古之幽思,“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的奇情奇趣,“刬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的奇思妙想,就是“楼观岳阳尽,川迥洞庭开”的辽阔渺远,也足以伴名楼以千古。古往今来铺写岳阳楼与洞庭湖宏伟气势的诗词可以算得上多如牛毛了,唯此联与孟浩然的“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杜甫的“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鼎足千秋,其超尘脱俗的霸气自是非同小可。

更让人拍案称奇的是,此时此地,面对大好湖山,诗人竟然将自己差点流放到遥远的夜郎的罪臣身份忘了个一干二净。不仅丝毫没有像自己的好友王昌龄流放夜郎时“我寄愁心与明月”的深深惆怅,而且仿佛一切的忧愁早已被遨游长空的大雁带去得干干净净,眼底只有辽阔的湖面、前方的远山和一轮明艳无比的皎月。于是与友人极尽宴饮之乐,醉后翩跹起舞,飘飘欲仙,乐不可支,大有“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之势。

事实上,2年后(公元761年)诗人听说太尉李光弼率兵讨伐安史叛军,竟然不顾已经61岁高龄,毅然前往请缨杀敌。尽管无奈因病返回,第二年就含恨客死在安徽当涂,但作为大唐河山不倦的歌者,他把自己的诗歌永远地写在了青山绿水之间,写在了漫漫的历史时空之上。

人生从来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迷局,即使天纵奇才如李白,也无法预知自己未来的人生轨迹,更不可能知道自己一直孜孜以求的政治理想终成镜花水月。但是只要有了一颗永远阳光的心,清风明月自然永伴左右,岳阳楼头的无边风月里永远舞动着李白诗酒凝成的精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