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合肥生活正文

合肥市中小学“十不得”快满月 效果怎样?这些疑惑帮你解答

原标题:合肥市中小学“十不得”快满月 效果怎样?这些疑惑帮你解答

10 月26 日,合肥市教育局公布《合肥市中小学办学行为“十不得”》,其中包括“不得公布学生考试成绩和排名”“不得组织超过规定次数的统考”“不得布置过量作业”等内容。11月2 日,合肥市66 所学校联合发布倡议书,倡议切实减轻课业负担,让学生“快乐学习”。距离“ 十不得”禁令发布已经将近一个月,能否坚持并真正为学生减负,社会各界还在观望中。

变化:家庭作业更有针对性

“今晚数学作业:1.数学书本第78 页第6、8、9 题抄写在家庭本上。2.《五三天天练》往后写一面。(不作要求,家长根据孩子情况自己把握。)”这是省城黄先生孩子家长群里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在布置完之后,老师又强调了一次:“第二题不必提交给老师,学生可做可不做,建议学有余力的学生可以练习一下。”这样的家庭作业“个性化”布置近一个月来已经成为一种常态。

“能明显感觉到‘十不得’政策出台后,学校和老师都在作业安排的量和难度上谨慎很多。”黄先生的孩子在省城一小学读五年级,相对低年级来说,作业量算多的。之前各个学科老师布置作业都是比着来,有的作业在黄先生看来是没有必要的。譬如要求错了一题抄写100 遍,仅这一项可能就占去孩子一晚上的时间。而且作业布置类似“撒胡椒面”,就是所有学生都要做,所有题目都要做,没有太多考虑孩子的个性。以他家孩子为例,孩子的基础知识较好,他更多的是希望能安排一些提升类型的题目,而不是重复做那些已经熟练掌握的基础知识。但是有的同学基础较差,拓展题型也要求一起做,这对孩子来说就有些吃力,往往做不对又要被罚抄,加重学生和家长的负担。

“我觉得‘十不得’实施后,最大的改变就是老师为了控制学生的学习时间和作业量,开始有针对性地布置题目。”黄先生说,基础好的孩子要求高一点,不在已经掌握的知识上花费时间,可以用来做拓展题;基础薄弱点的孩子题目要求就低一些,家长们可以集中精力帮助孩子抓好基础知识。平时家长们在一起交流也表示,在家辅导孩子更有针对性,每个人都定位好自己孩子所处的层次,晚上的时间明显比以前要宽裕很多。前段时间天气好,孩子们吃过晚饭都出门跳跳绳锻炼身体,班级群里体育打卡的时间明显提前了。

初中生在校时间缩短

对于初中学生来说,除了作业布置和要求上有了改变之外,体现最明显的可能还是上下学时间的改变。11 月9 日,省城一知名初中延迟了早上到校时间,同时将下午放学时间提前,控制学生在校时间。之前该校学生7:10 到校,九年级晚上6、7 点才能离校。实施新的时间表后,学生早上8 点前到校,八九年级下午6点前必须离校。其实,合肥市不少初中学校都调整了自己的时间表。“十不得”文件发布近一个月来,虽然各初中学校早上到校时间各有不同,但是下午离校时间都有了共识:6 点前让学生离校,避免学生一天在校的时间过长。

“很多人说现在放学时间早了,不给补课了,我们老师更轻松了,其实这大半个月我们比以前更累。”孔老师是合肥一初中学校八年级的数学老师,兼任一个班的班主任。“十不得”文件出台后,每天他至少要参加一场教研会,有时中午一场,下午放学后一场。这些教研会主要是为了研讨课堂教学的效率。事实上,“十不得”文件出台后,初高中老师们开教研会的频率明显增加,主题基本上都是围绕着如何提高课堂效率、如何利用线上加强家校沟通。在校时间缩短的情况下,要维持住教学成果只能在如何提高效率上想办法。

同时,因为在校时间短了,学生和老师线上交流就增加了。很多时候放学后老师还要一一回答家长的一些疑问。“这次期中考试后,因为不给公开排名,每个家长都来悄悄地问自己孩子所处位次,每个家长也都需要单个沟通,老师的时间其实变得更紧张了。”

展开全文

反应:孩子开心家长忧心

11 月中旬,各中小学陆续开展期中考试。合肥一小学取消了文化课考试,改为在游戏中考试,获得了学生们的一致欢迎。相对于孩子们的欢呼雀跃,家长们却有些忧心。“本来可以通过考试知道孩子目前知识掌握的情况,在班级处于什么位置,现在只能靠家长自己把握着了。”家长张琪说,学校做出这样的教学调整初衷是减轻孩子负担,家长是支持的。但是另一方面,她又对失去考试检测后孩子的学习自律性没有信心,家长也失去了参照。

张琪的这种矛盾心情在家长中普遍存在。11 月份的期中考试中,很多小学都改变了以往的试卷考试模式,改为实践或者游戏的形式进行。成绩单也没有分数,只有等级。对于这样的改变,家长们的心情是复杂的。“一方面孩子作业少了,睡眠和运动的时间多了,我们家长打卡批改作业的压力也小了。但另一方面家长都觉得心有点慌。”

曹华(化名)是省城一知名初中七年级学生的家长,9 月份开学以来,他感觉自己一直处于焦虑状态。孩子的班级是大家眼中的“重点班”,本来小学阶段孩子还是大队长、班长,学习游刃有余从不需要家长操心。可是到了初中后发现压力陡增,光每天应付老师布置的作业就要到晚上11点,还有额外报的培训机构的作业要完成。因为时间太紧,孩子小学阶段的吉他、美术等兴趣班全部停了,让位给学科的学习。

“十不得”文件出台后,老师的作业量明显减少,放学时间也能保证,但是看着孩子晚上9 点就完成作业了,曹华心里又开始慌了。“我就觉得9 点就睡觉是不是太过放松了?是不是别的家长在课后又悄悄报了各种补习班在上课?我们学校松,别的学校紧,我们孩子以后中考会不会吃亏?”曹华说,他听说有的班级家长联合起来给老师和学校施压,要求增加作业量。不过这次学校的态度比较坚决,目前来看依然还是维持着作业少、离校早的现状。平时家长群里也会互相交流别的初中学校作业多少,安排了什么课外习题,有没有补课这些信息,“就等着一旦有别的初中补课了,家长们就可以去找校长谈。”但是冷静下来再一想,又觉得家长这么做其实是在给孩子增加压力,大家在孩子教育这个问题上就有些自相矛盾。

最关心禁令能否持续

和曹华矛盾的心态不同,拥有家长和教师双重身份的刘老师就非常赞同此次改革。刘老师是高中教师,孩子今年刚上初中。“小学阶段我对孩子教育很佛系,也很自豪孩子在小学阶段可以做到‘快乐学习’,但是上初中后这半个学期,我一度开始怀疑自己的‘快乐教育’是否连累了孩子。现在‘十不得’禁令出来后,感觉这才是回归教育的本真。”刘老师说,小学阶段他没有给孩子报学科类的辅导班,只是报了两个兴趣特长班让他玩玩。他也没刻意要求孩子每次必须考98分、100 分,成绩能维持在A等级就可以了。到了初中后他和孩子突然不适应了:除了每天大量的作业要熬到晚上十一二点外,原本以为成绩优秀的孩子竟然有些跟不上了,原因是班上很多同学竟然都提前学完了初一的课程。“高中也有利用寒暑假提前学完高中课程的学生,但那都是参加奥赛的尖子生们为了节约时间打比赛。可是现在提前上课竟然成了一个常态,人人都在提前学,我就觉得这不是教育的常态。这次的禁令包括要求培训机构不准提前上课,这个禁令来得非常及时,再这么发展下去,全社会都要被这种高压裹挟着迷失方向。”

对于支持“十不得”的家长来说,目前最担心的还是这次改革能不能持续。如果每一所学校都能坚持这样的理念,那么即使学习时间短了、作业少了,所有人还是处于同一起跑线,同样可以保障教育公平。“就怕风头过了大家又恢复以往的状态,家长和学生就会更累,因为要把这段时间放松带来的‘缺失’给补回来。”

成绩依然存在但不公开发布

在合肥市西安路学校,每到下午5:30 后,校长谢卫松就开始在各个班级门前巡逻,这是给还在讲课的老师们信号“该放学了”。他告诉记者,自禁令颁布以来,每天5:45 学生离校后,老师们都要开会,每天的主题不同,但是都是围绕着备课开展。作为一所年轻的学校,年轻教师较多,他们充满工作激情,但同时教学上还需要“以老带新”,下午的备课研讨会就是老师们思想碰撞的过程,从老师身上解决课堂效率的问题。

“十不得”禁令后,很多家长最担心的就是“不得以任何方式公布学生考试成绩和排名”如何实施,因为没有排名这个抓手,家长们无法准确定位孩子学习状况。对此,谢卫松认为家长对这条规定有一定误解。学校需要对学生在校的学业完成情况做适时合理的监测,以便更好地发现前一阶段教学中的不足,为后期教学进行调整,也为学生的补缺辅差精准定位。不以任何形式公布学生的考试成绩和排名,但是家长作为学生的法定监护人,对于学生在校期间的学习情况有知情权,学校可以将每个孩子阶段学习的情况单独告知其家长。在西安路学校,所有老师及班主任在收到家长要求知晓这次检测情况时,都会把该生的检测情况以短信的形式点对点地告知家长。现在学校正在探索用等级制表现学生分数的办法,譬如A+等级的学生占5%,那么如果孩子是该等级的那么家长可以推断孩子大约是班级前两名,同时也避免家长在1 分2 分的失分上斤斤计较,过分关注孩子成绩。

作业分层弹性布置避免过量

“不得超过规定布置过量课后作业”,这条禁令出来后,很多家长和老师都在疑惑“过量”该如何定义。根据文件,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三至六年级家庭作业不超过60 分钟,初中家庭作业不超过90 分钟。很多家长和老师第一反应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此,谢卫松认为该禁令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控制老师布置作业的“量”,转而重视“质”。

“譬如给小学三年级学生布置10 道题,知识掌握好的学生可能前四题熟练掌握了,弱的学生可能后三题根本不会做。这就要求老师精准布置作业,已经掌握的可以不做前四题,完全不会的学生也可以不做后三题。”以西安路学校为例,学校采取布置精准作业与分层作业同时进行的方式,同一班级的各学科老师之间每天提前预估好当天学生的作业完成时间,由班主任老师统一协调,作业布置不超过规定完成时间。课后作业布置的基本原则倡导“五必”,即:有练必选、有发必收、有收必改、有改必评、有错必纠。学生作业资料的选择要经过备课组集体研究,先“下水”后选题,教师应把所教科目的习题先做一遍。精选作业的内容,避免机械地重复训练,杜绝把作业作为处罚学生的手段。同时实施“基本作业+弹性作业”的作业布置模式,不搞“一刀切”。作业量、作业的难易度应保证大部分学生能独立完成,对不同层次的学生可布置不同题量的弹性作业并由学生自己选择题型。

学习检测不局限于卷面考试

“十不得”中,还有一条让家长感到困惑的就是“不得举行周考、月考等超过规定次数的统一考试”,很多家长觉得如果不考试怎么能了解孩子知识掌握的程度呢,学生也会因为没有压力变得不自律。谢卫松认为考试是必要的,一个阶段学习结束后,教师应当对于学生的学习情况适时阶段练习、监测。阶段监测是学生优化复习和查漏补缺的最好方式,所以,对于学生一个章节的学习内容,初中可以重点做好阶段监测工作,不集中组织,以班级为单位开展。

同时监测的方式也可以多样化,不局限于卷面考试,譬如语文知识演讲、英语单词王大赛、数学趣味竞答等等,让学生在快乐中学习。同时小学中高年级也可以适当地组织实施,这样既达到了监测的目的,也避免了统考次数过多带来压力。

观点:向“唯分数、唯升学”说“不”

“‘十不得’不是简单地对违反规范办学行为的‘叫停’,而是吹响了向‘唯分数、唯升学’亮剑的号角。”合肥市琥珀名城小学教育集团总校长崔世峰说。一直以来,教育都被“唯分数、唯升学”绑架,以牺牲学生身心健康换取“分数”,这次十条禁令中都直指要害,让教育回“真”。他认为真教育应该是站在全面育人、整体育人的思想高度,从而追求真、善、美和谐统一,通过培养孩子的身心健康、培育美好情感、发展活跃思维、培养实践能力,促使每一个孩子都能受到全面而有个性发展的教育。初中和小学阶段都是实施“奠基工程”和“启蒙阶段”的教育,打牢基础、做实铺垫、搭好人字梯、当好引路人,幼儿园做好幼儿的事,小学做好小学生的事,不能在幼儿园就开始操心“中考”,不能在小学就开始焦虑“高考”。

教育要着眼于培养学生自我学习、自我教育、自我发展的知识与能力,真正把学生的重心转移到启迪心智、孕育潜力、增强后劲上来。真教育就是要扭转幼儿教育“小学化”、小学教育“中学化”。他表示,“十不得”将会助推教育改革的实施,这其中校长要当好教育改革的带头人。

“十不得”见成效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

“‘十不得’是贯彻合肥市委市政府决策要求,以及落实国家、省有关政策规定的需要。这将是一场攻坚战,既需要学校老师的贯彻执行,也需要家长和全社会的理解支持。”合肥市教育局办公室副主任、《合肥教育》杂志主编石红星认为,现在在学校内部有三种错误的观点,一是“家长反对论”,认为如果不尊重家长的意见,可能引起家长上访等等,以家长的意见作为不执行“十不得”的“挡箭牌”。二是“观望论”,一些学校仍然按照以前的模式、方式工作,看看其他学校可落实了,如果其他学校都落实自己再来落实。三是“折扣论”,一些学校负责人对比较容易落实的就大张旗鼓地推进,对于害怕影响所谓学校“升学率”的几条就不想执行。实施“十不得”是为了优化教育生态、维护学生身心健康,只有每一所学校深入推进五育并举,让学生负担减轻,才能培养学生健康成长、全面发展。

越是在合肥的“名校”,越要坚决贯彻执行,真正发挥示范引领作用。

“十不得”的实施既需要全市教育系统广大教职员工的共同努力,更需要学生家长的理解支持。“当前家长们普遍存在着‘起跑论’的观点,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一些家长让孩子早跑、抢跑。”石红星认为,这种做法违背了孩子身心成长规律。教育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场人生“长跑”,而不是“百米冲刺”,需要家长的耐心和学生的耐力。很多家长对孩子学业成绩过分关心,反而忽视了对孩子身心健康的关注。还有部分家长存有“补偿心理”,舍得“花钱”把孩子送到培训机构“补课提分”;还有少数家长总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这些“付出”都让孩子过早背上沉重的学业包袱。培养“德智体美劳”的孩子并不是一句空话,善良、感恩、乐观、自律、奋斗这些品质比单纯的分数重要得多。在教育培养孩子方面,石红星也建议家长不要盲目攀比,每个孩子的潜质不同,个性兴趣迥异,应该寻找到适合自己孩子的学习模式。

来源:本文转载自安徽网 新安晚报,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未做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予以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