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合肥生活正文
原标题:蒲江:爱写小说的企业总经理

蒲江是我区企业安徽智飞龙科马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手下有700 多名员工,每天忙得人仰马翻。可是在闲暇时间里,这位企业老总却喜欢写点小文章。前不久,他更是开始写起了小说,将故乡的风土人情诉诸笔尖。在写了上万字后,吸引了很多朋友的注意,“很多人留言点赞,还有不少人催更。”日前,蒲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把笔触对准故乡的写作激活了他关于家园的记忆宝藏,他还会坚持写下去,为故乡的风土人情留存一份记录。

蒲江:爱写小说的企业总经理

出身贫寒:乡下生活是他生命的底色

说起前20 年的生活,蒲江一直认为焦苦的乡下生活构成了他生命的底色。

蒲江出生于甘肃省永登县一个小山村,“现在回想起来小时候在故乡的生活,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那就是‘焦苦’。”由于当地严重缺水,在他小时候,生活用水都是赶着驴子从七八公里外的水渠拉过来。家家户户都有储水的水窖,拉回来的水,就存放在水窖里,大概可供一家人用一个星期。

由于水来之不易,当地村民节约用水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每天早上洗脸,一盆水先长辈洗,然后晚辈洗,最后剩下的水还是舍不得倒掉,要喂猪或者浇菜,这一盆水才算是完成使命。村子里村民就守着几亩薄地过活,由于缺水灌溉,庄稼稀稀拉拉,日子非常艰苦。

这样一段苦日子,在蒲江的心底留下了很深的印象。2008 年,蒲江来到合肥后,为这里丰沛的雨水而激动。也因为这段经历,蒲江把自己正在创作的小说命名为《庄浪河边》。

耳濡目染:家乡的风土人情植根心底

蒲江喜欢“摆弄”文字和父亲有着很大的关系。因为学养深厚,父亲在当地算是个德高望重的名人。当年,父亲读高中时,成绩非常优秀,但由于特殊原因没能进入大学,后来就在当地成了一名教书先生。父亲先后在当地的高中、初中、小学,甚至是学前班带过课。因此,蒲江在说到父亲时戏称,父亲执教的学校从高中到学前班,连降数级、一降再降,直到学前班再也没有了下降空间。

蒲江觉得,父亲尽管没有能进入大学深造,但他的文化知识和学养却最大化地回馈给了当地。当地三乡五里,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会邀请父亲到场。如果是结婚的喜事,父亲一般会被邀请为新人当证婚人;如果是家有老人去世,父亲会被邀请写悼念祭文。蒲江说,父亲小时候上的是私塾,写毛笔字很有功底。每到快过年时,家里每天都是前来求春联的村民。蒲江刚开始帮着理纸磨墨,后来也帮着父亲写。

展开全文

在儒雅的父亲身边长大成人,蒲江也受到了熏陶,对文字很有兴趣。蒲江说,可能是岁数到了,最近两年他开始喜欢回忆。有时候,他就想着把它们变成文字。经常在出差的飞机、高铁上,蒲江灵感来了,就在手机上开始敲敲打打。永登县,古称平番——有一条庄浪河穿境而过。蒲江就以《庄浪河边》为题,开始书写故乡记事。这些故事里的人物,都有原型。随同这些小说复原的,还有一些关于故乡风土人情的乡土技艺。

蒲江:爱写小说的企业总经理

继续书写:为故乡生活留下文字样本

前不久,蒲江面试了一名求职者,在问了一些专业性的问题后,蒲江问了这名求职者一个问题,平时闲暇时都喜欢干啥?对方说:“喜欢旅游。”蒲江继续问:“最近去过什么地方?”对方说:“桂林。”蒲江继续问:“都玩了哪些好玩的地方?”只见对方挠了挠头,半天没说话。蒲江说:“桂林有那么多经典景区,象鼻山、漓江……这些课本上都学过的,去玩了一趟都不能说个一二三吗?你这不叫旅游,只是出去散散心。”这个求职者估计做梦也没想到,公司的老总居然会关心他闲暇中的生活。蒲江认为,一个人经历过生活的风风雨雨,总要留下一些东西,为生活留痕。

蒲江在小说中写到了眉户戏《张连卖布》,这个地方小戏选取了一对农村夫妇的日常生活场景,通过一男一女对唱,唱词中充满了插科打诨诙谐幽默。蒲江说,他当年听这些戏的时候才不过十几岁,现在30 年过去了,那些大段大段的唱词,他仍能一句句记得分毫不差。以前过年的时候,闹社火、扭秧歌、太平鼓、唱大戏、秦腔、眉户戏,忙了一年的老百姓用自己的方式庆祝新年。可是,近年来这些传统渐渐式微。“现在过年的时候,都聚在一起打牌吹牛。”这些近年来很难看到的场景,蒲江都想用笔记下它们。在朋友圈发出来之后,没想到很受欢迎。“很多人点赞,一些朋友和同学还专门联系我催更。”

蒲江表示,在书写的时候,故乡的生活场景如电影一样一帧一帧都在脑海里复活了。未来,他还有很多东西需要通过文字来表达,他会写下去,为故乡的生活留下文字样本……

信息来源:新安晚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