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合肥商报正文
原标题:伞下的春天

伞下的春天

伞下的春天

文/落叶半床

每年春天,每逢雨天,爷爷总会撑起他那把古老的黄油伞,牵着我的手,沿着门前的路,一直走到田野里。从我记事起,这样的日子便开始了,渐渐地,每年到了这样的季节,去看雨中的田野,成了我一种不经意的习惯。

爷爷几乎不说什么话,一路上他只是紧紧牵着我的手。

沐浴在春雨中,田野弥漫着清新的泥土味儿,散发着迷人的气息。青翠的麦苗和路边初绽新芽的小草被雨水打磨得晶莹透亮。此时此刻,听着沙沙的雨声,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欢悦。

爷爷平静地用一种我读不懂的眼神注视着这田野,嘴里还不断嘟哝着什么。我呢,只是用孩子好奇的眼睛,一会儿看爷爷,一会儿看田野。蛰伏了一冬的情绪似乎都已挥洒在春天的柔风里,春天的细雨中。然而,这样的日子已离我远去了,但是每当春天来临的时候,我总会想起爷爷,想起和爷爷漫步的雨天。

十八岁那年,我接连动了两次手术。第二次手术过后,肉体的巨大疼痛使我感到了生者的苦痛。尤其是看到为了我而心力交瘁的父母,我的负罪感就更强烈了。病房里有很多和我一样遭受痛苦的人,他们的呻吟声扩大了我心底的悲哀:生有何欢?只有忧郁的沉默。

时间并没有因为我心的死寂而稍作改变。

“柳树发芽了”,一天,妈对爸说。

蓦地,我的心一下飞出这个黯淡苍白的地方,遁入一个无尽的遐想世界---田野:到处跃动着春的身姿,随意流淌着春的信息……我的手似乎又被爷爷牵起,是久已习惯了的,暖暖的感觉。

……

如今,又是春天了,却只是我一个人在雨中的田野徘徊,可我并不感到寂寞。因为不管在哪儿,我都能感觉到爷爷的手紧紧牵着我,感受到爷爷的黄油伞为我撑起的那片晴空。不管人生的路上会有多少风风雨雨,我都不会害怕。因为我有爷爷那紧紧的牵手,我有爷爷那把黄油伞……

展开全文

或许,爷爷选择雨天,而且总是春天的雨天牵着我的手到田野里去,没有什么深切的含义,他只是觉得亲近自然罢了。然而,这份缘于自然的亲切,却由于爷爷不经意地指引,让我找到了一份属于自己的天空:在这儿,我懂得了爷爷那把黄油伞下的情意和生命对自然的无穷眷恋。

2002年春

伞下的春天

落叶半床

真名张琴,安徽人。贪玩、好静,喜欢大自然,闲来偶尔写几个字,如此而已。

个人公众号:半纸年华

微信号:luoye-banchuang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