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合肥商报正文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原标题: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11

一棵古树,就是一段历史的见证与传承;一株名木,就是一种文化的记载与烙印。古树名木是中华民族悠久历史与文化的象征,城市历史文化风貌重要载体是森林资源中的瑰宝,也是自然界和前人留下来的珍贵遗产,被誉为“活的文物”。

合肥有2000多棵古树名木, 有很多树龄高达几百年乃至近千年的古树名木,不但稀世珍贵,也成为合肥独特的旅游资源。合肥的古树名木,美在外貌,秀在其中,具有颇高的观赏价值、科研考古价值与实用价值,同时,它们都有着神奇的身世或美丽传说今天,就让我们追寻庐州大地一株株古树名木的身影,探寻其背后美丽而又厚重的历史人文底蕴。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树龄500多年的流苏树被誉为“最美古树”

银杏“老寿星” 枯木又逢春

合肥地区有十几株树龄在500年以上的一级古树,其中最老的古树是一株800多岁的银杏,它生长在巢湖市苏湾镇广佛寺村。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合肥最老的古树是这株广佛寺村的800多岁银杏树。 历经岁月风雨洗礼,仍在健壮地成长,更难得的是,树干长出了非常罕见的树乳。

展开全文

还有一株是生长在巢湖市苏湾镇 天台禅寺内的银杏树,虽然传说有千年,但经检测在500余年。这棵古树身高28米,胸围6.1米,需四个成年人才能合围起来;冠幅14米,覆盖面积达300多平方米。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天台禅寺的古银杏有着神奇的传说。

银杏树的果实俗称白果,因此银杏又名白果树。银杏生长较慢,寿命极长,自然条件下从栽种到结银杏果要二十多年,四十年后才能大量结果,因此又有人把它称作“公孙树”,有“公种而孙得食”的含义,是树中的老寿星。银杏不但极具观赏价值,还具有经济和药物效用。

据史料记载,天台禅寺原名称二郎庙,建于隋唐期间。传说隋唐时期,巢湖水患频发,百姓苦水患久矣,便修造二郎庙,请灌江口斩蛟治水之二郎真君前来镇守。庙宇建成后,栽植银杏树于庙内。古树花开四月,受古树恩泽,方圆十里所产瓜果尤为香甜,百姓无不受益。

这棵古银杏是雄性株,每年4月份开花但不结果。花期一般在清明与谷雨之间,时间不长,只有一周左右。待银杏花自然坠落后,将其晒干后就可以作花茶饮用,每年能收获100多斤的银杏花茶。

据天台禅寺僧侣介绍,解放前,这棵银杏树差点被人锯掉,可当锯入树皮深处时,树体竟流出红色的“血水”来,吓得人们惶恐叩拜而止。后来这棵银杏树被当地百姓称为“神树”。虽然过去几十年,但当年留下的锯印至今依然可见。

如今,当地自发组织起来保护古树,募捐为古树筑了一道树池,还清理了古树树干上的杂物,并为古树防虫治病施肥,古树枯木逢春,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初冬树叶泛黄,整株银杏犹如身披金甲圣衣,一阵风吹来,金黄的叶子纷纷落下,美得无与伦比,站立其中,仿佛置身仙境。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一到深秋, 天台禅寺古银杏满树尽带“黄金甲”。

此外,地处庐江县汤池镇果树村境内的白云禅寺上,也有几株几百岁的古银杏树。白云禅寺原名白云庵,建于海拔332米的二姑尖上,据考证为明洪武三年(1370)僧妙宁所建。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白云禅寺大殿前三株银杏树树形高大,排成一列,直冲云霄。三棵古银杏树年龄目前还存在争议,有可能超过800岁。据说,这三棵古银杏树当年还救了不少百姓的命。三年自然灾害时,不少没有饭吃的百姓靠这几株古银杏树的果实充饥而活了命。

“最美古树”,年年四月花似雪

庐江 冶父山镇田埠村毕庄村民组有一株500多年树龄的流苏古树,一到每年四月,满树繁华,如覆霜盖雪,一进村口,便觉气味芳香,清丽宜人。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流苏树。 

据了解,这棵流苏树是安徽省最大的流苏古树,高达 10 余米,覆盖数十平方米,树形婆娑 , 优美动人,曾被誉为 " 合肥市最美古树 "。当地一位近百岁的村民徐美君老人见证了流苏树最近百年的花开花谢。

2014年,安徽省政府将其列为一级古树进行保护。古树所在的田埠村“两委”科学安排好护理工作,让这棵古老的风景树青春永驻,成为本地乡村旅游的地标。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古流苏树花开似雪。

车王集古槐树,留下凄美传说

“千年青松万年柏,赶不上老槐歇一歇。”位于长丰县义井乡车王集村的一棵老槐树也藏着许多传奇故事!

车王集村地处长丰县义井乡东部,南距合肥市50公里、北离长丰县城20公里,离乡政府驻地5公里。东邻朱巷镇油坊村,西接本乡龙王村,南连本乡向东村,北靠本乡甄湾村。据说,明代洪武年间大规模移民,其中从江西瓦屑坝迁徙而来的王姓一家推着独轮车先期到达这里,看到这里是交通要道,便在道边搭起草棚做起大碗茶生意,后来发展成为小集市,便命名车王集。

长丰县义井乡有一条古驿道,虽不如茶马古道等闻名天下,却也千余年不曾中断。车王集村曾是坐落于古驿道之上的一个小集市,因驿道而繁华,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如今,车王集村已入选第二批安徽省千年古村落地名文化遗产名单。

这棵老槐树位于车王集南头,浓荫蔽日,曾是古驿道上来往商旅歇脚、遮阳的理想场所。经检测树龄为600多年,树高5.9米,胸围330厘米,冠幅达8×8米。老槐树曾经在主干离地面2.1米处于1967年遭雷击折断,后发有6个枝杈,主干木质部腐空,空洞直径达73厘米。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这棵600多岁的老槐树见证着千年古村落车王集的历史。

这棵古槐树背后流传着很多民间故事。“庙前庙后十八槐,棵棵都是老僧栽。”传说多年之前,一老僧为了福荫乡邻,在庙宇前后栽了18棵国槐,这些国槐茂盛的枝叶为古驿道的客人带来了阴凉,花香沁人心脾,还可食用、入药。历经岁月的沧桑变化,当年老僧种下的18棵国槐仅剩下车王集一棵。

这棵古槐树还有爱情佳话。传说清代道光年间,义井乡附近有个叫曹永福的青年进京赶考中了第一,但因年龄问题,未被皇帝钦点为状元,曹永福因此客死他乡。而在他老家,有一名与之订亲的陈姓女子,听闻曹永福死讯,亦绝食而死。乡里人把他们合葬在老国槐下。很多人将这棵树视为爱情的见证。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古往今来,这棵老槐树依然挺立,见证着这条古驿道的辉煌与落寞,诉说着它传奇的前世与今生。

兄弟榉树,伴500多年晨钟暮鼓

庐江县冶父山森林公园的千年古寺实际禅寺大殿门前,一左一右两株500多年的榉树如两尊门神守候着古寺。与古树一路之隔,几株老枫杨,一汪池塘水,成群结队的红金鱼,扑扇翅膀的鸭子与古树相映成趣,一幅静谧的深山美景。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庐江实际禅寺。

经安徽省林业专家鉴定,两株树龄在580年左右。古树身高为25米和27米,体型相当,进门左手边的古树枝叶繁茂,右手边的榉树则如迎客松,树形更婀娜多姿。每年秋季,古树会吸引更多的人驻足,它的树叶黄中泛点橘红,在阳光下,非常醒目。秋季是榉树最美的季节,源源不断的香客都会驻足观赏,两株“兄弟”榉树俨然已成山中一景。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两棵580多岁的榉树相伴古寺晨钟暮鼓。

淮军“名木”留下宝贵历史财富

说起合肥的“市树” 广玉兰,大家应该不会陌生。由于广玉兰树干高大,树姿雄伟挺拔,叶大浓绿,有光泽,四季常青,在中国各大城市广为栽种,成为了优良的观赏绿化树种和行道树。广玉兰最早进入中国就在合肥一带开始栽种,合肥目前仍然有许多树龄上百年的广玉兰古树。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广玉兰。

不过,许多人不太了解的是,广玉兰并非是原产中国的乡土植物,它的“老家”在美洲,直到清朝末年才进入中国,当时是一种极其名贵的稀罕树种。可是,为何这么多广玉兰会落户合肥,还成为了合肥的“市树”呢?这说起来还有一段历史典故呢。

据说,广玉兰进入合肥还和建立淮军的李鸿章有关系,李鸿章是合肥人,世人亦称“李合肥”。当年中法战争时,以合肥刘铭传为代表的一大批淮军将士,奋勇当先,克敌制胜,取得了赫赫战功,扬了大清国威。慈禧太后大喜,要对淮军将领封赏。为讨慈禧欢心,李鸿章奏曰:“臣听说美国使臣刚进贡来108棵广玉兰树,我们淮军将士当再高的官也是为国尽忠,官职的高低对他们来说都一样,金银珠宝花完就没有了,不如太后赏赐给淮军广玉兰吧。我们淮军所在的江淮地区适合广玉兰生长,肯定会越长越繁盛。看到这些广玉兰,就能想着朝廷对臣等的恩典,也不枉了臣等报国的忠心了。”这下慈禧更高兴了,分文不花就能把这封赏之事办了,岂有不准之理?于是,这108棵广玉兰树就千里迢迢运到了淮军的老家合肥。每位立功将领都领了广玉兰树种在自己的庭院里。这广玉兰树雄伟壮丽,叶厚光亮,每个人看了都称赞,说这树漂亮,连带着夸李中堂会办事。

李鸿章去世后,在李鸿章享堂里就栽有广玉兰。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李府--福寿堂门口的广玉兰树

另外,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故居刘老圩内也有一株广玉兰,树龄160年,树高18米,据说是刘铭传亲手所植。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刘铭传故居里的广玉兰。

肥西县铭传乡聚星中心学校(张老圩)内,有一株树龄约160年的广玉兰。张老圩为清代淮军将领张树声的庄园,解放后改建为中学。据说此树也是慈禧太后赐予张家的宝树,一直受到较好保护,但2006年4月4日凌晨不幸遭雷击,主头劈裂,现存主干7米,支架保护。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铭传乡聚星中心学校(张老圩)内160多岁的广玉兰树。

肥西县紫蓬镇农兴中学(周老圩)内有一株广玉兰,树龄也有160多年,树高14米。亦为慈禧太后赐予周家的宝树,一直以来受到格外礼遇,学校已砌花台并挂牌予以保护。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周老圩遗址内的160多岁广玉兰树

位于合肥市六安路与淮河路交口处的原段氏(段祺瑞家族)祠堂旧址(现有一部分建为“瑞园”),有株广玉兰,树龄120岁左右,树形优美。但这株广玉兰命运多舛,几番遭火不焚,堪称奇迹。1973年年底段氏祠堂失火,房屋全被烧毁,唯此树浴火重生。此树现已被妥善保护。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瑞园”120多岁的广玉兰。

虽然和中国乡土植物玉兰花都同属木兰科木兰属,但广玉兰的花期却远比早春开放的玉兰花晚了许多,通常广玉兰开花的时候已经进入了初夏,大概在5月上中旬的样子。广玉兰也叫荷花玉兰,和各种落叶的“玉兰花”不同,广玉兰是木兰属常绿阔叶乔木,一年四季都是叶色苍翠明亮。广玉兰洁白的花被片通常是9瓣,有时多达12瓣,她有着荷花一般硕大而端庄的花朵,也有玉兰一样洁白的花色及芬芳。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1983年起,合肥市绿化委员会、市园林局联合开始对合肥市园林植物进行全面调查,并邀请相关专家酝酿提出合肥市树市花候选名单。1984年9月7日媒体刊出选票,经统计,参评的总人数为42670人,其中将“市树”投给广玉兰的最多,有17796人。最终,常绿的广玉兰被确定为合肥“市树”,既弥补了法梧冬天落叶万树肃杀的不足,又凸显了广玉兰与清末淮军将领受赠的厚重历史。

朱家山茶古树有着美丽的传说

在庐江县汤池镇果树村朱尹黄家的院内有一棵500年的山茶树。这棵山茶树直径76厘米,树高5米,冠幅8米,专家称或许是安徽最大的山茶树。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500多岁的山茶树。

据庐江县志记载,这是村里年逾七旬老人朱家庆祖传的云南山茶花,每年花季,满树开满鲜红的山茶花,吸引八方来客慕名观赏。

相传这株山茶花还藏着一个美丽的故事。 明永乐、洪熙年间,朱家庆的先祖朱纪坦出任云南总兵。一天,他骑马路过滇池的云街,见一恶汉正当众侮辱一卖花女子,就出手教训了恶汉,但却得罪了恶汉的亲戚云南巡抚。第二年,朱纪坦任期未满,只得向皇帝乞求告老还乡。临行前,卖花女将一盆精心培育的茶花“大红宝珠”送给总兵,总兵收下后带回庐江老家,由家人种植看护至今。因此树花瓣呈单瓣状,寓意“单相思”。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这棵山茶树历经风雨,饱经沧桑,朱家子孙恪守祖训,悉心保护,山茶树枝繁叶茂,花朵争奇斗艳。朱氏后代在自家院内育满大红宝珠山茶树苗。县林业、文化部门在调查中发现古山茶树为稀罕之树,实行挂牌保护并将其列为县级重点保护文物,指派专人看护。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银屏牡丹仙子堪称“天下奇花”

绝代只西子,众芳惟牡丹。牡丹作为中国的传统国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情感寄托和文化传承。

合肥有一株神奇的牡丹,它傲立于巢湖银屏山陡峭的悬崖绝壁上,每年春天都会含苞吐蕊,花开数朵,奇葩娇艳,清秀美丽,被誉为“天下第一奇花”。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银屏山白牡丹被誉为“天下第一奇花”。

这株白牡丹具有诸多神奇之处:

一奇为牡丹来历。银屏山是巢湖境内第一高峰,海拔约508米,于悬崖峭壁之上,贫瘠石罅之中突兀出这样一株枝青叶茂的牡丹,可望而不可即,殊为举世罕见。这株神奇的白牡丹曾在央视纪录片《牡丹》中被称为中国目前被找到的最古老的野生杨山白牡丹。

二奇为牡丹花龄。北宋大文豪欧阳修被贬做滁州太守时曾经游览了银屏风光,写下律诗《仙人洞观花》:学书学剑来封侯,欲觅仙人作浪游。野鹤倦飞为伴侣,岩花含笑足勾留。绕他世态云千变,淡我尘心茶半瓯。此是巢南招隐地,劳劳谁见一官休。以此推断,银屏牡丹已有千年沧桑。

三奇为千年一貌。银屏牡丹虽经千年风霜雪雨,世间风云变幻,就是不凋不败,风姿绰约,永葆青春,着实令人称奇。

巢湖银屏白牡丹在全国乃至海内外都有极高的知名度。每年,这株牡丹花开的时间与花开几朵也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巢湖民俗,历来谷雨前三天后三天、一周之内赏花春游,即“ 谷雨三朝看牡丹”。但是,巢湖银屏山牡丹花的开放与气候有着密切关系,由于气候变暖的原因,近年来,牡丹花的花期都会提前,一般在3月底就会绽放,而待到谷雨,银屏牡丹花期基本已经结束。

银屏牡丹花曾在很长一段时间被称为“气象花”。民间有一些传说,称根据每年的开花数量与花期长短可以一定程度上预测当年的雨水多少,预兆不同的年景。花开七朵以上花期长的话,本年可能雨水较多。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2020年,银屏山白牡丹花开20朵。

合肥人一直对银屏山内这一株千年白牡丹情有独钟,如今,巢湖银屏山牡丹观赏季,已经成为当地重要的旅游节庆活动。

除了巢湖银屏山的千年白牡丹,肥东县张集乡河湾村刘氏宗祠也有两株历经百年风雨的红、白牡丹。每年清明谷雨之间,红白牡丹竞相开放,如玛瑙、似碧玉,争奇斗艳、清香四溢,附近村民往往携伴结队前往观赏。 两株牡丹还曾数次在冬季开放,堪称奇花。它们不仅芳名远播,还承载着李鸿章与刘福庆的一段友谊佳话呢。

最老银杏、最美流苏、相思茶花、神奇牡丹……合肥古树名木,“活的文物”

李鸿章赠予刘福庆的牡丹花。

刘氏宗祠系清代庐州名儒刘福庆的宗祠,祠堂为庭院式,两路厢,十四间房屋,建筑面积244平方米。木结构,雕梁画栋,古朴典雅。院内甬道两侧各植牡丹一株,高约一米,花簇直径1.5米。左为红牡丹,右为白牡丹。据刘氏宗谱记载:两株牡丹是清咸丰三年(1853年)李鸿章所送。

李鸿章求学时,常作文章请刘福庆批阅指教,在学术上交流频繁。后来,李鸿章在组建淮军时,也得到了刘福庆的鼎力相助,于是结下了深厚的友情,他尊刘福庆为挚友恩师。

当刘福庆六十大寿时,为官后的李鸿章特地从洛阳购来两株牡丹,并亲署匾额“瑞兆期颐”赠予。同时,欣然为刘氏宗谱敬撰谱序,留下了今天的不朽华章。“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可见李鸿章对挚友恩师的尊重。

同治元年(1862年)刘福庆主持兴建刘氏宗祠,将此牡丹由家中移至祠堂,并将李鸿章所赠匾额悬挂祠堂。一百多年来,在刘氏子孙的精心呵护下,红白牡丹始终枝繁叶茂。

(合肥市人民政府发布综合整理)

主办:合肥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协办:安徽新媒体集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