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合肥经济正文

热刀子切黄油!合肥到底有多“狠”?

原标题:热刀子切黄油!合肥到底有多“狠”?

“业务水平差距太大了!”8月30日,翻看完《合肥2020重点产业招商指南》,四川省某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拍案叫绝。作为分管招商引资的领导,拿到这本长达199页的投资指南,他如获至宝。

这是由合肥市投促局领导牵头,14个局机关工作人员编写的册子。“很多来学习的记者、干部,甚至客商点名要这本指南。”合肥市投促局副局长胡亚斌介绍。

一本招商资料能体现什么差距?上述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解读了其中的亮点。

热刀子切黄油!合肥到底有多“狠”?

“我们的招商资料更像是一本宣传画册。”拿出一本本的招商资料做对比,果然,风土人情、要素成本占据大部分页面。

合肥的招商指南有什么呢?化合物半导体、微机电系统产业、功率器件产业……24个合肥市重点发展的产业都被梳理成篇,从产业趋势、市场布局、产业政策、产业链全景,到目标企业、对接平台,都以文字、数据、图表的方式一一呈现。

热刀子切黄油!合肥到底有多“狠”?

尤值一提的是,在目录里我们没有见到合肥引以为傲的集成电路和新型显示产业,取而代之的是时下最热、最具发展前景的细分领域——化合物半导体、功率器件、微显示产业、OLED……这位副主任说,可见其产业成熟度高,招商靶向聚焦。同时,这本指南还综合了大量文献资料和行业报告,对每个细分行业趋势都进行了大篇幅解读。从产业趋势到国际国内的市场布局,再到化繁为简的产业链图谱,上中下游一目了然。在产业分析中,甚至考虑到了新冠肺炎疫情对行业的短、中、长期影响。

展开全文

热刀子切黄油!合肥到底有多“狠”?

作为同行,上述副主任表示,这本指南折射了合肥招商引资的系统打法。

首先找到要招谁。其次,需要对产业有较高的认知,不然无法与企业家深入交流。而这些,都需要以产业分析、产业趋势研判、产业链分析为基础。“我们经常提发展电子信息产业,但是这个行业门类太大,究竟是要做材料、做元器件,还是做终端?很多地方很模糊。”指南是找专业机构制作的吗?对于副主任的提问,合肥市投促局副局长胡亚斌介绍,并没有聘请专门的行业分析机构和人员,而是把编写任务分配到招商干部的人头上,每人负责1-2个行业,整个编写过程下来,对整个行业和招商方向就有了全面认知。 

热刀子切黄油!合肥到底有多“狠”?

热刀子切黄油!合肥到底有多“狠”?

延伸阅读

合肥:“热刀子”这样轻松切黄油 晚清名臣李鸿章的故居,隐匿在合肥城区的高楼大厦间。合肥的城市精神是“开明开放求是创新”,这一精神最合适的代言人,就是李鸿章。

也有人用这一精神来诠释合肥近年来的一路狂奔:1995年,合肥经济总量在全国城市排名97位,但到了去年,这一位次已飙升至21位。  

总投资2200亿元的长鑫/兆易创新、总投资超千亿元的京东方、投资440亿元的维信诺以及蔚来汽车等一大批项目先后落户,有人说,合肥的招商引资就像“热刀子切黄油一样轻松”。  

合肥的“热刀子”是如何轻松切动“黄油”的?带着问题,合肥市发改委副主任杨有明、市投促局副局长胡亚斌接受了采访。

目标要“准”

1958年,合肥作为新中国最年轻的省会城市登上历史舞台,却只有几个“5”:城区面积5平方公里,常住人口5万,5个小工厂被戏称为“5个铁匠铺”。胡亚斌把合肥的崛起,分为三个篇章:第一阶段是外援。上世纪50年代,中央从工业经济基础比较雄厚的上海等地迁出一部分工商企业到合肥,其中就包括部分电子工业。“对合肥来说,这部分企业为电子信息产业发展奠定了根基。” 第二阶段,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合肥将家电产业作为发展重点,先后培育荣事达、美菱、小天鹅等多个本土品牌,成为引领中国家电产业发展的排头兵。杨有明补充,当前,合肥已经超越顺德、青岛,成为全球最大的家电生产基地,年产值过万亿元。家电产业本土配套率超过80%,全国每10台家用电器中,有大约4台都是“合肥产”。第三阶段,进入新世纪后,合肥招商引资方向发生新变化,逐步形成“芯屏器合”“集终生智”的新兴产业蓝图。“芯”是芯片产业,“屏”是平板显示产业,“器”是装备制造及工业机器人产业,“合”是人工智能和制造业融合。“集”就是集成电路、动态储存;“终”指白色家电、新能源汽车等面向消费终端的现代制造业;“生”指生物医药大健康;“智”就是人工智能。为什么是这几类?在杨有明看来,首先是因为有基础,60多年的发展,为上述产业打下了基础;其次是有前景,符合国家产业发展趋势。“主要就聚焦这几类,持之以恒。”杨有明说,聚精会神搞“芯屏器合”“集终生智”,可以最大限度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

热刀子切黄油!合肥到底有多“狠”?

合肥京东方10.5代线厂房。

下手要“狠

2007年,是合肥市招商引资重要的转折点。胡亚斌回忆,2007年国际液晶面板价格猛涨,彼时正面临巨大压力的京东方决定在国内投资6代线。当时,韩国一家企业也在跃跃欲试,国际国内竞争激烈。京东方辗转找到合肥,提出的条件是政府出资70亿元参与企业投资。彼时,合肥一年的税收不过300多亿元。投还是不投?杨有明回忆,各方分歧很大:一是因为穷;二是因为怕,担心钱“打水漂”。胶着之下,四大班子会商后最终决定,成立合肥市建设投资公司,发挥财政资金引导作用,实现产业聚集。在随后的长鑫、晶合集成、维信诺、蔚来的引进中,合肥陆续用这把资本+产业的“刀子”,切下一块块投资“黄油”——

新型显示器件领域,集聚了大尺寸面板出货量全球第一的京东方、柔性显示技术全国领先的维信诺,全球最大的硅基OLED微显示企业视涯等一批龙头企业;实现了“从沙子到整机”的全产业链布局。

热刀子切黄油!合肥到底有多“狠”?

热刀子切黄油!合肥到底有多“狠”?

热刀子切黄油!合肥到底有多“狠”?

热刀子切黄油!合肥到底有多“狠”?

维信诺全柔AMOLED显示屏。集成电路领域,有国内第一家DRAM供应商长鑫存储、国内最大COF卷带生产基地奕斯伟、国内驱动芯片最大代工企业晶合晶圆等行业龙头…… 人工智能领域,集聚了语音技术领军企业科大讯飞、智能穿戴全球最大出货量企业华米科技、类脑技术最先进的中科类脑等一批领军企业……新能源汽车领域,继蔚来中国总部今年4月落户合肥后,德国大众注资10亿欧元入股安徽江淮汽车;转过头又投资约11亿欧元,获得合肥企业国轩高科26.47%的股份;“造车新势力”的另外三大品牌威马、理想、小鹏,也在和合肥频繁接洽……据合肥市发改委提供的数据,仅新型显示、集成电路、人工智能3个集群,合肥就累计实施项目超420个,总投资超4400亿元。

热刀子切黄油!合肥到底有多“狠”?

江淮蔚来先进制造基地的智能新能源汽车生产线

财政投入如何防控风险?两位受访者介绍了当地对项目的评估机制,如技术在国际国内处于怎样的阶段,成熟度如何,团队如何,市场前景怎么样……在项目考察评价阶段,由政府投资平台和金融机构分别提交分析报告,供市委市政府决策参考。

杨有明透露,合肥还建立了重大项目国有资本进入退出通道,探索出“引进专业团队-国有资本投资引领-项目落地-通过上市通道退出-循环支持新项目发展”的产业运作模式。

招商要“专”

做了12年招商,胡亚斌感叹,最重要的是一张蓝图绘到底。“有些地方的招商引资项目,换了个新领导,就不认账了”,胡亚斌说,合肥连续5年召开高规格的全市招商引资大会。今年6月起,合肥市委市政府领导还多了一个新身份:产业链“链长”。“链长”们聚焦集成电路、新型显示、人工智能等12条重点产业链,从市级层面建立统筹调度机制,合力解决企业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提高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和竞争力。

热刀子切黄油!合肥到底有多“狠”?

部门办事效率,直接影响投资企业的体验感。因此,招商工作还需要各部门高效协同。合肥为此独创了另一项制度——“缺席默认制”,倒逼兄弟单位配合工作。“涉及招商引资的多部门会议,如果缺席,就当你默许了。”胡亚斌说,这样一来,兄弟单位的参与感就强多了,效率自然很高。合肥招商的另一大特点是专业化。发展什么产业方向、有什么产业政策、产业链如何分布、有什么龙头企业、如何对接……近200页的指南中,这些问题被解释得清清楚楚。除了这本指南,合肥还有一张纵横交错的专业招商网络、一个考核办法、一则招商引资项目政策导则……前来学习者众,合肥投促局往往介绍的就是这“五个一”招商政策服务体系。

胡亚斌总结,其背后的灵魂就是专业化招商。专业,才能和客商对话;专业,才能在地域竞争中胜出。

来源 |四川日报

编辑 | 李佳怡 校对 | 许雅蓉 审核 | 王小凡

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删除

评论